姜舒维薛临全是什么小说 姜舒维薛临全全本免费阅读

独门小说在他怀里服个软作者是许颜笙,主角为姜舒维薛临全,看本文的许颜笙给我们带来关于姜舒维薛临全的故事,一起来看本文内容:姜舒维薛临全是著名作者许颜笙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,这本小说也是许颜笙的代表做。咱们接着往下看姜舒维22岁那年,母亲卧床不起。算卦大师说她命里带煞克双亲,需得跟同样命格硬的人结婚才能消灾,走投无路的她只好决定信这一次,没曾想直接嫁入豪门,和大魔王结了亲。薛临被人扔在恶臭又肮脏的地方,野蛮生长,干的荒唐事数也数不清。他回到所谓的豪门世家,打...
姜舒维薛临全是什么小说 姜舒维薛临全全本免费阅读

《在他怀里服个软》 第3章 在线免费阅读

王总拉着姜舒维,一边笑一边说:“来我这儿玩儿,快点。”

烟熏妆在旁边吃醋:“哎呀王总,她不愿意就算了,你看看人家啦。”

王总摆摆手:“你好好说话,别吓着她。来来来,维维,别害羞啊,哥哥的腿比沙发坐着舒服多了。”

姜舒维不停挣扎,见薛临来了,眼神就像看到救星一般:“薛临!”

薛临大步走过去,揽过她的腰:“不好意思。”

说完,直接把王总的脏手拽开,冷道:“王总喝多了,注意影响。”

“你不是走了吗?”王总不高兴的说,薛临怎么这么不知规矩,居然来坏他好事。

“王总,我一定会说服C股公司和您合作,但这个人,我得带走。”

姜舒维抱着薛临的脖子,头深深埋在他胸口。

小家伙吓坏了,身体不停发抖。虽然两个人已经领完结婚证,但她从没有这样抱过他。

薛临拍拍她的后背,心里忽然冒出奇怪的感觉。

“薛先生这是什么意思?我可没欺负她,”王总睁眼说瞎话,“我是怕姜小姐自己玩尴尬,想和她说说话,可她居然不给我这个面子。怎么,看薛少这个脸色,今天要为了个女人跟我谈崩?”

薛临烦得很,说:“崩了就崩了呗。”

姜舒维从没这么害怕过,自从跟着他,见多了大风大浪,这次吓成这样,薛临一时之间还有点......

不落忍。

“你可得想好了,我现在可是有着薛氏集团30%的股份,只要你把人留下,促成我和C股公司的合作,我就低价全部卖给你!”

王总见他不为所动,继续说:“如果不是看在小季总的面子上,我来都不会来!你好好考虑,摆清你的位置!”

小季总就是季华翰,满头蓝发那个。

姜舒维咬住嘴唇,她就觉得季华翰的眼神有点不对劲,原来早就知道薛临要把她和王总留在一起。

薛临抱着姜舒维的腰,讥笑:“我什么位置用你说?小胖子,你再不好好说话,小心我揍你。”

里面的利害关系薛临怎么可能不知道,他今天只要带着姜舒维走,到时候想从王总手上买薛氏集团的股份,估计就难了。

王总最讨厌别人说他胖,自从登上总经理的位置,谁不是赞扬他奉承他?哪儿出了这么个混小子!

“真猖狂!给你脸了?”王总气的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了,将烟熏妆往旁边一推,怒吼,“都给我看好了,别让他走出这个门!”

酒吧里本酒鱼龙混杂,王总这么大牌,薛临早就知道他肯定会安排眼线和保镖过来,但没想到这么多。

“走啊。”王总冷笑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十个壮汉把包厢门口堵得满满当当,肱二头肌高高鼓起,一个个气势汹汹,全身煞气。

薛临叹出口气,拍拍姜舒维的背:“小漂亮,下来。”

姜舒

维松开手,意识到自己刚刚抱了人,脸红得很,估计是怕薛临再将她丢在这里,手指依然勾着他的袖子。

“呦,都这样了,你还不服输呢?”王总趾高气扬的说,“你不会以为你真是薛家少爷吧,啧,不过是山村里来的野狗,我卖小季总个面子而已,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?我告诉你,今天这个妞我非要留下不可!”

“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。”

薛临抄起桌上的酒杯,“啪”的在桌上狠狠一砸,瓶底尽碎,然后对姜舒维说:“你也拿个酒瓶,跟紧我,谁敢碰你就砸谁,往死里砸,知道吗!”

姜舒维用力点头:“好!”

“救?我看你能救谁!”王总大吼,“都给我抓起来!”

姜舒维从桌上抄起一个啤酒瓶子,整个人的神经紧绷起来。

酒吧顿时一团乱麻,壮汉们涌进包厢,烟熏妆和那群女人吓得尖叫,胡乱瞎窜。

一个壮汉想抓姜舒维,她猛一闭眼,“啪”的将瓶子砸在他身上,飞快躲到薛临旁边。

“对,就是这样!”薛临这个疯子居然还有空夸她,夸完了还笑。

外边又冲进几个人,薛临对姜舒维说:“看到了吗?那是我们的人。”

姜舒维讶异,原来他不是想把她留在这儿,是事先安排了人来救她。

薛临目标明确,一步两步冲过去,连着干`翻几个人,混战之中,将啤酒瓶尖锐的刺头一下对准王总。

“都给我住手!”

王总一动不动,这阵势他见多了,量薛临也不敢真动手,冷嘲热讽道:“有本事你真伤我试试?你知道我是谁吗!”

薛临还真有这本事,下一秒就划伤了王总的脸:“你爱谁谁!我管你?”

他想带走的人,谁拦得住?

王总瞬间消停了,没想到薛临胆子这么大?居然真敢在他脸上动刀子!

壮汉顿时停手,生怕王总出事。薛临带来的几个混子也不是好惹的,个个凶悍,个个不要命。

两拨人都没占到什么便宜。

薛临朝姜舒维看了一眼,说:“你先出去。”

“那你怎么办?我......”

“别给我扯我不走,你也不走的蠢话,出去!”薛临吼道,姜舒维一哆嗦,头都不回的往外面跑。

其中一个壮汉想拦他,薛临啤酒瓶一动,王总赶紧怒吼:“让她走!”

薛临笑了,等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狠狠踹了王

总腹部一脚,然后把他往那群大汉身上一扔,拔腿就跑:“哥们几个,他的人太多,快溜啊!”

刚刚还打得火热的混子听到命令,也一同往外冲。

“老大,我们真不打了吗?”

“老大,我们这样跑会不会太丢人啊?”

薛临哈哈大笑:“真的好丢人啊!”

薛临又不傻,这么多人冒出来,对他们多不公平。

姜舒维一边跑一边往后看,薛临一把拽住她

的胳膊:“小漂亮,你怎么这么慢?我都追上你了!”

姜舒维气喘吁吁,腿跑到几乎没有知觉,手被人紧紧拽着,只能陪着他加快速度:“你慢点,我不行!”

“不行也得行!”

几个人横冲直撞的往门口跑,王总的保镖们骂骂咧咧的跟在后面,酒吧那群人自发的给他们让路。

“大难临头,赶紧各自飞啊!”

“哈哈哈哈哈!”

他们默契的兵分好几路,一边哄笑一边飞奔,似乎被人在后面追打是一件很痛快的事。

一群疯子,有什么可开心的!

姜舒维心脏狂跳,从没这么剧烈运动过,之前上学的时候,连800米都是勉强才及格的!

薛临把她拽到巷子里,这时候还有心思嘲笑她:“你体质不行啊,回头我给你买个哑铃练练。”

他们在巷子里多绕了两圈,终于算是摆脱了那群人。薛临刚松开手,姜舒维双腿发软,直接往地上狠狠砸过去。

“喂喂!”薛临眼疾手快,迅速把她拎起来,“你不怕毁容吗?”

“谢谢......”姜舒维眼前发黑,靠在墙上喘气。

薛临笑了,揉揉她的脸:“不客气。”

因为剧烈的奔跑,姜舒维的头发有些凌乱。

薛临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姜舒维的时候,虽然她穿的破破烂烂,但看在她可爱软萌的份上,所以留了几分情面,现在捯饬过后,他发现姜舒维是***漂亮。

怪不得王总那老家伙起了贼心。

薛临说:“小漂亮,你休息够了我们就回家,今天没怎么吃饭,我饿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姜舒维抬起脑袋看他,眼睛亮亮的,薛临呆了片刻,忽然暴躁起来,伸手弹了她额头一下,“低头,别这么看着我!”

姜舒维乖巧的点点头,声音依然温软:“行。”

薛临心想,姜舒维的脾气可真奇怪,出了这种事,怎么还不骂他?

“找到他们了!”一个声音猛地响起,姜舒维倒吸一口冷气,还没说话,薛临冲过去直接一个过肩摔。

大汉第一次被摔得这么狠,两眼冒金星:“***,***真玩命啊!”

薛临说:“不好意思,刚刚走神了。”

姜舒维是个傻子吧,现在她对他越好,他心里就越怪。

大汉气若游丝:“你——”

“你先闭嘴。”薛临没空理他,一记手刀打

在他脖颈处,大汉昏了过去。

空气恢复平静。

姜舒维呼出口气,薛临站起来,现在是晚上,旁边的路灯好像坏了,忽闪个不停。

小家伙的脸煞白煞白的,漂亮的额头上覆了层薄薄的汗。

薛临等了半天,都没等到她发脾气,只好率先开口问:“你受伤了没?”

姜舒维摇头:“没有。”

薛临往前走了一步,姜舒维本能往后缩。

薛临

不耐烦,拎着她的领子拽过来:“那这是什么?”

姜舒维的脖颈被划了一道血痕,估计是混战的时候弄得。

薛临皱眉,然后握住小家伙的手腕,非要看她胳膊。

姜舒维神经再次紧绷起来,警惕的问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躲什么躲?我给你检查。”

薛临还真不信,打架哪儿有不受伤的?

姜舒维胳膊上被划了两道,小腿青了一片,大大小小的伤口罗列在一起,薛临越看越烦躁,干脆眼不见为净,松开手,从口袋里摸出根烟来。

姜舒维趁机往旁边挪动两步,想离着他远点,薛临点上烟,狠狠吸了一口,心情更差了。

“谢谢你救我。”姜舒维说。

薛临本来就烦,听她这么一说,更烦了,看傻子一样看着她:“是我把你丢在那儿的,你老谢***什么?”

“如果你不回来,我可能这辈子都完了。”

一码归一码,虽然薛临把她一个扔在那儿的行径恶劣,但他还是带她走了。

姜舒维清楚今天晚上的局有多重要,被暴揍的王总,被打脸的小季总,还有薛氏集团......

总之,肯定会有大'麻烦找上门。

“你是因为良心不安,所以回来了吗?”姜舒维问,“你之前是不是还安排了人救我?”

薛临盯着姜舒维片刻,嘴角一咧,假装笑了一瞬:“你想什么呢?”

他眼神猛地又冷下来,然后伸出手。

姜舒维吓得往后退,薛临双手背后弯着腰,温柔的摸摸她的脸,然后同她平视。

他压低声音说:“我救你是因为你是我名义上的老婆,以后传出去不太好,懂吗?”

从他被丢下的那一刻开始,他就立誓从今往后做个卑鄙无耻的小人。

这小家伙居然说什么良心不安?

扯淡!

“你好好记住,老子是个坏人,别把我想得太好,也别她妈往自己脸上贴金。”

姜舒维听完他的话,低下脑袋:“我知道了。”

她声音很软,浸泡在风里,一下打在薛临胸口上。

薛临盯着姜舒维,小家伙穿着漂亮的小吊带,腰线堪称完美,手臂纤细白皙,月光打在她身上,好看的要死。

薛临忽然想回去,把王总的眼珠子给抠下来。

姜舒维低着脑袋,过了片刻,忽然一件外套盖在她脑袋上。

“穿上。”

**

薛临打电话给助手,告诉了他方位。巷子太窄,车开不进来,于是两个人开始往出口那边走。

尽头处正好有个路灯,可以照明。

薛临现在心情极其复杂,旁边的小家伙刚安静了没五分钟,忽然听见她小声嘟囔:“我们刚刚为什么不直接跑上车啊?”

薛临说:“新招的助手胆小。”

姜舒维想了想,他说的有道理,王总那群人肯定敢拦车,到时</候真撞着一个可不好。

夜黑风高,她看不见薛临紧紧绷住的下巴。

操。

难道他不知道可以上车吗?

还不是当时情况紧急,没想起来!

两个人走到路灯下,薛临刚站稳,上面的灯泡“砰”的炸了,玻璃碎片“啪了啪啦”的落下来,砸在地上。

“......”

现在就连姜舒维都开始怀疑,她是不是衰神转世。

薛临深吸口气,忍着不发火。

姜舒维小心翼翼的瞄了他一眼,发现薛临居然没发脾气,更没有去踢电线杆子,不由得觉得奇怪。

她心里还是有点慌张的,不停安慰自己。

没关系,再忍一忍,很快就能分手了。

**

小助手将两个人送到别墅楼底下,薛临没动,对姜舒维说:“你先上去,我和他有事谈。”

姜舒维乖巧的起身离开,等进了别墅,小助手才问:“什么事啊老大?”

薛临看着他,对着这么年轻单纯的眼睛居然有点说不出口,咬咬牙,终于下定决心,一字一顿的说:“我现在情绪有点不对。”

小助手问:“是因为今天的事吗?”

薛临点头,实话实说:“姜舒维没对我发火,导致我现在情绪更不对了。”

“您是不是愧疚了啊?”

“怎么可能?!”薛临一听,直接炸毛,这两个字简直和姜舒维说的一模一样,跟真的似的!

愧疚?开什么玩笑,他怎么可能会愧疚!

“因为姜小姐喜欢您,但您却把她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,您感觉辜负了她的喜欢......”小助手说完,忽然觉得哪里不对,“不过姜小姐好像挺怕您的,但是好像又很听您的话,嗯……”

小助手很快把自己绕进去了,喃喃:“又怕又喜欢,好奇怪啊,您觉得呢?”

薛临冷冰冰地说:“她不喜欢我。”

能嫁给他,纯属是因为姜舒维傻,非得信什么算命的,说只要和他在一起,就能挡她身上的煞气。

见过傻的,没见过傻成这样的,被人卖了还得帮人数钱。

“行了行了,我就知道跟你说没用!”薛临被他这么一叨叨,更烦的不行,“我得赶紧把薛氏集团吞了,好好放松一下情绪才行。”

他直接下车,一步刚迈出去,忽然回头,对小助手恶狠狠的说:“明天下午两点之前,薛氏集团的所有股份持

有人的信息,统统发进我邮箱!”

“别啊,老大!”小助手惊呆,那整理起来可是个大工程!两点之前......还不如要了他的命!

薛临扭头就走,回到别墅,直接将自己关进书房。

喜欢在他怀里服个软相关小说

姜舒维薛临全是什么小说 姜舒维薛临全全本免费阅读 在他怀里服个软
姜舒维薛临全免费阅读 姜舒维薛临全小说最新阅读目录 在他怀里服个软
白月光掉马之后无广告-苏萝林九蜜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白月光掉马之后
林繁乔程肖得玉小说(皇甫翠花) 但愿认得你眼睛全篇阅读 但愿认得你眼睛
徐妍沈羿漓小说 光年的长度徐妍&沈羿漓最新版阅读 光年的长度
总裁你的面具掉了小说 白诺江辰奕全本在线阅读 总裁你的面具掉了
白诺江辰奕小说名字 总裁你的面具掉了无删减阅读 总裁你的面具掉了
主角于悦盛昱小说 不到白首不罢休小说最新阅读阅读 不到白首不罢休
不到白首不罢休小说(蜜恋) 于悦盛昱全文阅读 不到白首不罢休
衙门府里娇厨娘柳霜儿小说 (穿越文)柳霜儿温渊铭在线阅读 衙门府里娇厨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