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叫什么 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独门小说在他怀里服个软作者是许颜笙,主角为姜舒维薛临全,看本文的许颜笙给我们带来关于姜舒维薛临全的故事,一起来看本文内容:姜舒维薛临全是作者许颜笙小说里面的主人公,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,这本小说也是许颜笙的代表做。下面看精彩试读!姜舒维22岁那年,母亲卧床不起。算卦大师说她命里带煞克双亲,需得跟同样命格硬的人结婚才能消灾,走投无路的她只好决定信这一次,没曾想直接嫁入豪门,和大魔王结了亲。薛临被人扔在恶臭又肮脏的地方,野蛮生长,干的荒唐事数也数不清。他回到所谓的豪门世家,打算复仇,路上却被...
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叫什么 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《在他怀里服个软》 第6章 在线免费阅读

姜舒维在这儿没有认识的人,难免局促不安,粗略的转了一圈,没找到薛临。

富二代玩游戏的声音太大,她坐了一会儿,打算去卫生间清静一阵。

上完厕所,打开水龙头洗洗手,冰凉的水流冲下来,倒让姜舒维镇定了几分。

不就是聚会吗,她只要乖乖坐在角落,熬到散场就行了。

可她这么想,有的人却偏要找事。

“你就是薛临的老婆?”章易巧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,靠在一边的墙上问。

姜舒维认得她,之前在酒吧就是她拦住的薛临,然后问薛临是不是结婚了。

姜舒维说:“对,我是。”

“就你这样,都不配给我提鞋,”章易巧从头到脚扫视着她,不屑一顾,“说吧,你到底对薛临用了什么下三赖的招数?”

她可是C城白富美,多少男人败在她脚底下?薛临也是男人,如果不是姜舒维用了诡计,薛太太的宝座一定是她的!

姜舒维轻轻笑了笑,说:“我没有招数。”

章易巧才不信:“这儿就我们两个人,装什么装?你一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办法,所以薛临才不得不跟你结婚的!”

姜舒维无奈的摇摇头,心想,论卑鄙,薛临敢称第一,谁敢称第二?

她把手认真洗干净,知道章易巧在为难她,不想招惹祸端,打算往外边走。

“喂喂喂,我话还没说完,你跑什么?”章易巧讨厌死她这幅无所谓的样子了,凭什么就她一个人气到跳脚!

“我告诉你,识相的话趁早离开薛临,这个世界上只有我配得上他!”

“那你就去配,找***什么?”

章易巧愣住,没想到姜舒维居然敢这么跟她说话。

“如果你把我当情敌,那可就找错人了,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他。”

章易巧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嫁都嫁了,还说不喜欢,谁信啊!

“那行,你跟他离婚,”章易巧说,“薛临不是缺老婆吗?我来。”

姜舒维说:“现在不行,等过了这一阵,随便你们怎么折腾。”

看吧,这么快就露馅儿了。

章易巧讥笑:“净会说漂亮话,装蒜。”像姜舒维这样的白莲花,她见多了。

姜舒维皱眉,然后甩甩手上的水,用一种极其平静的眼神盯着章易巧,然后说:“不是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拿他当宝贝。”

章易巧被她气到发笑,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:“你是在怼我吗?”

“不,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没那么多时间去和你争来争去,也不想跟你较量,你既然有找我的功夫,还不如用在薛临身上。”

她说话温柔,丝毫看不出半点生气之色,却每个字都往人心里扎。

章易巧咬紧牙关,她当然知道要把功夫用在薛临身上,只不过薛临看都不看她一眼,她能怎么办?!

章易巧冷笑:“

都说你听话,看来全是装的啊!”

看看,这么快就露出真面目了吧。

姜舒维冷静地说:“我只是在陈述事实。”

而且,她不是乖,只听受制于薛临。

如果没有妈妈,没有那个算命的,她一定转头就走,绝不回头。

姜舒维不动声色的样子,直接点燃了章易巧。

这小丫头居然敢看不起她!

章易巧恶狠狠地说:“行,反正你也猖狂不了几天了,回头等薛临把你甩了,哭不死你!”

姜舒维才不会哭呢,等到了该走的时候,她笑都来不及。

章易巧扯了两张纸巾,飞快地把手擦干净,狠狠扔进垃圾桶里:“我们等着瞧吧!”放完狠话,扭着腰就走了。

姜舒维呼出口气,过了片刻,转过头,又打开冷水冲了冲手,试图给自己降温。

外边那群公子哥她一个也惹不起,聪明点就谁也别招惹。

可她刚没忍住,好像得罪人了。

手指逐渐被冷水冻红,发出刺痛感,姜舒维关上水龙头,对着镜子笑笑。

这种报复自己的行为,姜舒维试过无数次,每次难过想哭的时候,都用这种方式麻痹自己。

她擦干手上的水,往外走出去,刚一转弯,一只腿伸过来,挡住她的路。

姜舒维往后一缩,看见来人,倒吸一口冷气。

“呦,小漂亮,我可是在这儿等你很久了呢。”

薛临双手环胸,靠在墙上,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男人五官硬朗,眉骨锋利,微微抬着下巴,眼睛里全是冷意,一副猖狂的混混样。

脚踩在门上,好像要堵死她。

“薛临......”姜舒维的心脏狂跳起来,他阴沉着脸,显然刚刚什么都听见了。

“认识这么长时间,没想到你这么伶牙俐齿,”薛临一边笑着鼓掌,一边慢慢走近她,像恶狼靠近猎物一样,嘴巴冷冷的勾起来,“不过你这种无所谓的态度,真的让我很不爽。”

他是她可以随时丢掉的东西吗?

姜舒维,你可真是好样的啊。

不在意他?

那他就让她好好在意在意在意。

姜舒维慢慢往后退,腰抵着冰凉的洗手台,警惕的看着他:“我……”

刚刚的话太满,姜舒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。迟疑了半天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“你不是厉害吗,怎

么看见我说不出话了?”薛临慢条斯理的将她圈在怀里。

“解释吧,我给你机会。”

他靠得太近,给她一种无声的压迫感。

“对不起。”姜舒维说。

先道歉肯定不会有错。

薛临扯扯嘴角,喃喃她的话:“对不起?说这个有什么

用。”

通过昨天的事,薛临已经知道她最害怕什么了,慢慢悠悠的说:“犯错了,是不是要接受惩罚?”</姜舒维握紧拳头,面容乖巧:“嗯。”

这个时候倒听话。

如果不是刚刚亲耳听见了那些话,他还真以为她是小白兔呢。

薛临微笑,指指自己的脸颊:“来,亲亲我。”

姜舒维呆住,想起他昨天晚上的混蛋举动,用力摇头:“你让我帮你做什么都行,但这种事绝对不可以。”

“为什么?”薛临早知道她会拒绝,却硬逼她,“我们好歹也结婚了,让你亲个脸都不行?

姜舒维一动不动,薛临缩紧手臂,再次给她施压:“你平时这么听话,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,现在怎么不听了?”

姜舒维没忍住,说:“你为什么总欺负我?”

这么久以来,这是她第一次质疑他。

薛临笑了:“没别的原因,我就想欺负你。”

好啊,柔软的小兔子都学会亮爪子了,看来她真是非常讨厌他的亲近啊。

她越不喜欢什么,他越要干什么,越是难为情,他越要欺负她。

薛临怀疑自己不仅是个坏蛋,还他妈是个变`态。

姜舒维低下眼睛,不想去看他。

“谁惹我,我就揍谁。我不喜欢谁,我就跟谁对着干,”薛临说,“我做过那么多事,麻烦你稍微动动可爱的小脑袋,仔细想想,我是什么人?”

姜舒维看着他,把手背后,扣着洗手台。

“别害怕,”薛临道,“说说看,嗯?”

姜舒维抿紧嘴唇,然后小声的说:“坏人。”

答到了点上,看来还不算太蠢。

薛临满意的点点头,进一步诱导她:“坏人应该做什么事呢?”

姜舒维的心怦怦直跳。

坏人自然是做坏事。

“我只是让你亲个脸而已,怎么,想亲嘴?”薛临见吓唬的差不多,再次弯了弯腰,“还是说你觉得咱们在这儿卿卿我我没意思,想出去跟别人炫耀一下?”

他的样子太过轻浮,姜舒维紧紧绷住身体,低下眼睛。

她知道,以薛临的性格,他真的随时会改变想法,花样百出的欺负她。

姜舒维深吸口气,说:“行,我亲。”

都说到这份上了,还有别的选择吗?

这几个字从她齿缝中硬生生挤出来,不难听出她有多勉强。

“真乖,”薛临笑了,慢条斯理的将脸凑过去,用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紧紧盯着她,“来吧,我准备好了。”

不开心?

不开心就对了!

姜舒维慢慢闭上眼睛,杏红的嘴唇紧紧抿着,一点点靠近他。

忍住。

很快就可以离开他了。

薛临盯着这个小家伙,她长得可真漂亮,看着看着,他居然平息了怒火。

“怎么这么费劲儿?”薛临嫌她墨迹,用力揽过她的腰,姜舒维的唇印深深印在了他的左边脸颊上。

“唔!”她吓了一跳,迅

速捂住嘴巴。

男人的眉毛高高挑起,得意洋洋:“你说这算我亲你,还是你亲我?”

姜舒维还处在震惊中。

行吧行吧。

薛临拍拍她的脑袋,放过她了:“看在你可爱的份上,就姑且算你主动吧。”

不然她又得哭了,麻烦。

薛临看着对面的镜子,评价她的口红色号:“颜色不错,回头我给你多买几根,在家里备着。”

姜舒维什么也不想要,只想离开,迅速往后退了两步,说:“既然这样,我可以走了吗?”

“走什么走?就这么不待见我吗!”

薛临刚滋生出的好心情,又全被她打破了。

姜舒维低着脑袋,手指搅紧。

“你们俩干什么呢?”外边忽然响起吊儿郎当的声音,“哎呦,我真是没眼看!”

季华翰用两根手指捂住眼睛,假装被刺瞎了一样,夸张的大叫:“你说你们干得都是什么事儿啊!不会回家亲热?”

薛临懒洋洋的直起身子,小家伙脸红的不行,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。他扯扯嘴角,对小季总说:“废什么话,出去。”

季华翰是来上厕所的,一边往里面走一遍说:“人有三急,我不打扰你们还不行吗,我就进去——”

薛临“嘶”了一声,季华翰动作停住,连连点头:“行行行,你是老大,我听你的。”

他双手举起,然后转身往外走,马上要拐弯的时候,轻佻的吹了声口哨:“你们悠着点。”

薛临:“***闭嘴。”

小季总笑嘻嘻地走了,姜舒维脸上的红还没褪去,她皮肤本来就白,这么看上去更可爱了。

薛临纳闷,这是什么体质,亲一下而已,脸就红成这样?

薛临稍微往后退了一步,他离远点行了吧!

姜舒维又问: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

她除了这句话,就不会说别的了吗!

薛临凶狠地咬着牙。

啧,现在这么副漂亮极了的样子,还想走?外边那群富二代个个都是狼,要是又被人觊觎,那还得了!

他斜靠在墙上,不耐烦的说:“你急什么?等会儿!”

姜舒维不明白他在等什么,但只要他离着远就行。

薛临好像忽然特别有耐心,他靠在墙上,也不说话,过了大概10分钟,才拍了拍姜舒维的脑袋:“走吧。”

姜舒维听完,逃一样的离开了。

薛临盯着她的背影,冷笑一声,片刻后,从口袋里掏出个精致的小盒子。

手指一松,扔进垃圾桶。

喜欢在他怀里服个软相关小说

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叫什么 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在他怀里服个软
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名字 姜舒维薛临全全文免费阅读 在他怀里服个软
姜舒维薛临全是什么小说 姜舒维薛临全全本免费阅读 在他怀里服个软
姜舒维薛临全免费阅读 姜舒维薛临全小说最新阅读目录 在他怀里服个软
白月光掉马之后无广告-苏萝林九蜜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白月光掉马之后
林繁乔程肖得玉小说(皇甫翠花) 但愿认得你眼睛全篇阅读 但愿认得你眼睛
徐妍沈羿漓小说 光年的长度徐妍&沈羿漓最新版阅读 光年的长度
总裁你的面具掉了小说 白诺江辰奕全本在线阅读 总裁你的面具掉了
白诺江辰奕小说名字 总裁你的面具掉了无删减阅读 总裁你的面具掉了
主角于悦盛昱小说 不到白首不罢休小说最新阅读阅读 不到白首不罢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