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姜舒维薛临全小说最新阅读

独门小说在他怀里服个软作者是许颜笙,主角为姜舒维薛临全,看本文的许颜笙给我们带来关于姜舒维薛临全的故事,一起来看本文内容:姜舒维薛临全是作者许颜笙经典小说中的主角,书中的那男主姜舒维薛临全如磐石般坚定,女主的豁然与可爱,温暖而不失俏皮。内容主要讲述姜舒维22岁那年,母亲卧床不起。算卦大师说她命里带煞克双亲,需得跟同样命格硬的人结婚才能消灾,走投无路的她只好决定信这一次,没曾想直接嫁入豪门,和大魔王结了亲。薛临被人扔在恶臭又肮脏的地方,野蛮生长,干的荒唐事数也数不清。他回到所谓的豪门世家,打算复仇,路上却被...
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姜舒维薛临全小说最新阅读

《在他怀里服个软》 第2章 在线免费阅读

第二天晚上,薛临带着姜舒维出了门。

红灯酒绿。

姜舒维从没来过这种地方,她紧跟着薛临,生怕把自己丢了。

忽然有个女人凑过来,穿着黑色超短裤,对着薛临跳起热辣的舞蹈,薛临不动声色,姜舒维面红耳赤。

薛临往旁边绕着走,女人堵住,往另一边绕,女人又堵住。

她看薛临的眼神魅惑无比,如果这里没这么多人,她兴许都敢直接上前扒他衣服。

薛临烦躁的说:“章易巧,***有完没完?”

姜舒维愣住,原来两个人认得?

章易巧说:“没完。”

薛临懒得搭理她,现在有要事在身,不想多生事端,可章易巧不这么想,她好不容易能见他一面,必须得把那件事问明白:“你是不是结婚了?”

薛临说:“是,但跟你没关系。”

“她比我好在哪儿?”

薛临说:“她听话,漂亮。”

耐心耗尽,往后想抓姜舒维的手,谁知道抓了个空,猛地扭头,问:“你干什么呢?”

姜舒维老老实实把手腕伸出来,薛临握住,章易巧又凑过来,从头到脚把姜舒维看了个遍,讥笑:“你别告诉我她就是你老婆。”

薛临觉得她聒噪,朝不远处打了个手势,几个人过来把章易巧拉走了。

音乐进入尾声,耳边终于清静了点,薛临破地天荒的和姜舒维解释:“刚那个人是季华翰他妹,疯子一个,你不用理,”他顿了顿,问,“季华翰知道吧?”

姜舒维摇头,他从没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过。薛临想了想,说:“C城房地产大亨的儿子,没听说过?”

姜舒维还是摇头。

薛临指着不远处的人说:“就是他,蓝头发,看起来特别欠揍的那个。”

姜舒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季华翰正和一个红裙妹子挑眉弄眼,一副标准二世祖的样子。

姜舒维点头:“我记得。”

昨天就他笑得最凶,样子也不太聪明。

“你带我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啊?”姜舒维问。

音乐声太大,薛临没听见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啊?”姜舒维扯着嗓子喊,薛临忽然笑了,姜舒维后知后觉,这是她头一次对薛临吼,他不是没听清,就是想耍她。

姜舒维脸颊发热,心中暗骂了句混蛋。

“我们去应酬。”薛临捏捏她的脸颊,小姑娘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,手感好极了。

“哎呦,让我看看这是谁呀!”季华翰顶着一头蓝发来了,怀里搂着刚刚勾搭上的红衣妹子,笑着和薛临碰了个肩膀,说,“我刚走你就来,真没意思。”

薛临:“你那么忙,我可不敢打扰你。”

季华翰嘻嘻一笑,扫了一眼姜舒维,眼神意味不明:“嫂子今天漂亮啊。”

姜舒维穿了件黑色

吊带衫,外边披着一层薄薄的纱衣,清纯又性`感。

这是薛临给她买的,当两个人决定结婚后,薛临直接带她去商场把适合她的衣服全包了下来。

那是姜舒维第一次把那种面料穿在身上,但她不想欠他任何东西,可薛临说她现在是他的脸面,姜舒维只好乖乖听话。

季华翰要带着妹子兜风,说了两句就走了。

薛临推开一间包厢的门,里面异常欢腾,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外。

“哎呀!薛先生来了!”坐在中间的胖男人笑着和薛临握手,紧接着,旁边的几个干部也纷纷站起来,“我们刚刚还说呢,你怎么还不到。”

胖子视线移到姜舒维身上,也把手递过去:“这位是——”

“你好,我叫姜舒维。”姜舒维礼貌的把手搭了一下,谁知道胖子手掌一下收紧,拉着长音说:“哦——我记得,我见过你!”

姜舒维用力,终于把手抽了回来,尴尬的笑了笑,坐在薛临身边。

她不傻,看得出来王总是什么眼神。

薛临在谈股权和合作的问题,说是只要促进王总和C股公司的合作,就低价卖给薛临股份。

姜舒维不喜欢这种场合,尤其是王总的眼神让她极为不舒服。

“维维怎么不喝酒啊,”王总旁边的女人抹着浓厚的烟熏妆,一个劲地在王总旁边撒娇,见王总一直往那边看,不高兴的开始找麻烦,“维维,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。”

“没事没事,”姜舒维摇头,说,“我不喝酒。”

“大家好不容易聚起来吃个饭,就你不喝,多扫兴!”烟熏妆往桌子上一扫,她混社会这么多年,懂酒,直接拿起度数最高的那瓶,“吨吨吨”的往姜舒维杯子里倒。

“我真不喝!”

“喝点没事,给王总个面子!”

王总哈哈大笑,率先拿起杯子来:“就是,怎么着,有了薛先生做靠山,看不上我?”

“没、没有......”姜舒维迅速看了薛临一眼,男人眼神散漫,也朝她看过来。

两个人的结婚合同上是写了,她得听话,但不是非说要陪人喝酒。

“怎么了?你看他干什么,看我!”王总笑着伸出油腻腻的手,就要拉姜舒维,“姜小姐不会是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吧。”

薛临在小家伙眼里看出了“救我”两个字。

薛临朝她笑了笑,然后站起来,按住王总的手:“毕竟我还在这儿,王总,这酒我

替她喝,面子够大了吗?”

“薛先生这是什么意思?”王总面色转冷。

薛临将酒杯碰了下王总的,然后一饮而尽:“我的意思是我们既然谈得不错,那我正好有点事,就不奉陪了,王总如果还想在这儿玩就玩吧。”

王总大悟,肥嘟嘟的脸再次扬起笑容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他笑嘻嘻的说:“薛先生贵人事忙,我就不留了,不过这个小姑娘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,要不留下,跟我坐下聊

聊天?”

姜舒维的心凉了半截,一把勾住薛临的胳膊:“我有事儿!我跟他走!”

薛临应该不会把她丢在这吧,就算他再卑鄙......

实际上姜舒维心里一点谱都没有。

“别见外!我也是薛先生的朋友!没事没事。”

王总哄骗着:“我听说你还是个实习生,正好出来见见世面。”

见什么世面,潜规则吗?

姜舒维一个字都不信,紧紧抓着薛临的衣服,求助一样摇头:“你别把我放在这儿!”

薛临笑了,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

声音说:“小漂亮,我到底有多坏,你不是嫁给我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吗?”

只要他叫她小漂亮,一定不会干好事儿。

上次他也是这么叫她的,然后下一秒,就打伤了一个男人的头。

姜舒维紧紧抱着他的胳膊,果然,薛临咧咧嘴角,将她的手从自己身上狠狠扯下来。

**

因为几个老板见面肯定要喝酒,所以助手就充当代驾,把两个人送了过来,回头等时间到了,再把他们接回家。

助手发现是薛临自己回来的,问:“姜小姐呢?”

薛临烦躁的抽了根烟:“你闭会儿嘴。”

助手一看他这样子,就知道坏事了,急吼吼的说:“您不会真把她放在那儿了吧?”

薛临:“放心吧,我安排人救她了,一会儿就来。”

一会儿是多久?

十分钟?还是半个小时?

“王总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姜舒维绝对不可能毫发无伤的出来!”

薛临盯着他,双手一摊,说:“里面这个王总跟我谈了几千万的合同,我为什么要得罪他?”

他薛临是个出了名的坏家伙,什么混账事没做过?

跟王总对着干,他一点好处都没有。

“不行,太危险了!您快去把她找回来!”助手嘴巴嗫嚅,说:“王总就是个混蛋,他要是把姜小姐带走怎么办?这样不行......”

薛临不耐烦的说:“来,你给我个理由,说服我带她走。”

“她又没做错什么,人长得也好看,对您也好,您怎么可以这样!”

“姜小姐在那儿肯定凶多吉少,如果真被欺负了,会不会想不开?”

“她现在一定特别害怕,听说王总有特别多恶心的癖好,会不会大庭广众之下......”

“说了这么半天,理由都不会给我吗!”薛临被他吵烦了,都说了会有人救她,为了不让王总发现是他搞的鬼,等两分钟怎么了?

“老大!”小助手等着,只要薛临一声令下,他立马冲进去救人。

薛临瞪他:“你是我助理,还是她的?啰嗦什么!”

小助理说:“已经过三分钟了。”

薛临顿住,搓了搓牙,过了片刻,低骂了一句“操”,掉头往回走。

***

薛临被送进甘肃镇的一个小山村里,长大后,被接回来的第一天,就把秦凯风给揍了。

薛临的后妈高卿云有个司机,根据薛临调查,两个人关系匪浅,可惜薛老爷子长岁数不长脑子,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。

有高卿云撑腰,司机的儿子秦凯风一直受着薛家庇佑,无法无天。

高卿云和薛临他爸差了二十多岁,无子无女,说是怕疼,薛老爷子也惯着,说不生就不生。

啧,薛临还不知道为什么吗?

高卿云年轻,图的就是他们薛家的钱,要孩子干什么?

以后等薛父死了,她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

高卿云耀武扬威惯了,教出来的狗也是个没眼力见的。当时薛临和薛家老头儿还在为财产合同的事情僵持不下,就在这个空荡,秦凯风偷了薛临的戒指。

薛临最讨厌别人动他东西了,秦凯风朋友多,想和薛临耍开心,薛临不吃这套,追着几个小屁孩三条街,硬生生给人堵在巷子里。

薛临:“在我没打死你之前,老实把东西交出来。”

秦凯风叫唤:“我没拿你东西啊!不是我,我刚传给别人了!”

另一个帮凶说:“小诚呢?肯定在小城那!”

薛临不耐烦,见他们死不悔改,冷笑,捡起旁边不知道谁扔的羽毛球拍,说,“不给我也行,那就挨揍。”

几个小屁孩刚上高中,娇生惯养,没想到薛临玩真的,最后秦凯风哭着把戒指掏出来:“给你,别打我了!”

薛临讥笑,一把夺过他手里的东西:“现在给我,你不觉得晚了吗?”

秦凯风哪里受过这种气,威胁道:“我爸说了,你就是外边捡回来的野狗!你要是敢动我一下,我——啊!”

拍子毫不留情的打下来,他惨叫一声,捂住脑袋。

薛临说:“我现在就让你知道,薛家到底谁做主!”

高卿云不会管教下人,他帮她管教!

薛临把羽毛球拍都给打弯了,随手扔在一边,觉得有人在看他,便迅速转头看过去。

姜舒维穿着件宽大的灰卫衣,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,小家伙用手撑着墙壁,腿都吓软了。

薛临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可怕,因为秦凯风他们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恐惧,但那小家伙却没动,甚至抬手给他打了个招呼:“你好......”

好个屁啊。

薛临怀疑姜舒维要么是因为腿软,所以没能逃跑,要么就是脑子不好使。

小家伙长得倒是漂亮,白白净净可可爱爱。

薛临抬脚朝她走过去,姜舒维浑身发抖,脸色刹那间苍白,似乎下一秒就会厥过去。

“嘻嘻嘻,原来这儿还有一个!”薛临伸手,猛一出拳。

姜舒维一个哆嗦,赶紧闭上眼睛。

旁边传来“啊”的痛苦嚎叫,姜舒维朝旁边一看,一个高中生大小的男孩正捂着带血的鼻子,满地打滚。

薛临朝姜舒维笑,说:“嘿,漂亮宝贝儿,你跟他们是一伙的?”

“不、不是!”姜舒维赶紧摇头。

“你抖什么啊,我又不打女人,”薛临伸出手,给她看掌心里的戒指,“他们偷了我东西,我教育教育他们,你不会报警吧。”

薛临手上沾着血和土,姜舒维一看,抖得更厉害了,疯狂点头:“我知道了!”顿了顿,又赶紧摇头:“我不会报警的!你好好教育......”

薛临哈哈大笑,站起来就要走,谁知道漂亮宝贝儿居然胆子忽然变大,一下抓住她的袖子:“你、你......”

薛临耐心教她:“别哆嗦,想好再说话。”

“......你能跟我谈恋爱吗?”

薛临

当时心里就想,坏了,刚刚不会吓傻了一个吧。

后来,小傻子开始随身带着创口贴,还是那种卡通图案的,薛临嫌弃的要死,但有总比没有好,就勉强接受了。

***

薛临从走变成跑,酒吧人杂,他动作粗鲁,直接把人扒拉开:“让让让让!”

“起来,别挡道!”

新来的助手真笨,半天连个理由都想不出来,还得他想。

薛临一脚踹开包厢大门。

喜欢在他怀里服个软相关小说

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姜舒维薛临全小说最新阅读 在他怀里服个软
人生如戏爱无陌路南乔小说 人生如戏爱无陌路完本阅读 人生如戏爱无陌路
楚凌天徐兰芝免费阅读-三十万血狼军楚凌天免费阅读 三十万血狼军楚凌天
在他怀里服个软无弹窗阅读-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全文 在他怀里服个软
姜舒维薛临全全文小说最新阅读正版小说免费阅读 在他怀里服个软
(热文)南乔江临小说《人生如戏爱无陌路》全集阅读 人生如戏爱无陌路
战神归来楚凌天徐兰芝-战神归来楚凌天免费阅读 战神归来楚凌天
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叫什么 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在他怀里服个软
姜舒维薛临全小说名字 姜舒维薛临全全文免费阅读 在他怀里服个软
姜舒维薛临全是什么小说 姜舒维薛临全全本免费阅读 在他怀里服个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