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蓠小说全文精彩试读

念念成婚男女主角为林蓠,是林蓠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言情小说,已上架。地下停车场,一辆改装过的摩托车风驰电掣驶来。坐骑上的女子一身黑色皮衣,猝然将车停在路虎前。女子长腿撑地,随手摘了头盔,露出清冷面容。她留着一头少见的利落短发,发

林蓠小说全文精彩试读
《念念成婚》 第1章 她可以喜欢别人 免费试读

地下停车场,一辆改装过的摩托车风驰电掣驶来。

坐骑上的女子一身黑色皮衣,猝然将车停在路虎前。

女子长腿撑地,随手摘了头盔,露出清冷面容。

她留着一头少见的利落短发,发茬儿短得说是寸头也不为过,好在她皮肤白皙、五官柔和,弥补了奇特发型的锐利。

看清路虎车牌号,她把头盔挂在车把上,动作矫健,从车上一跃而下。

车上没人,车门紧锁,她走近车窗,向里张望,正好奇打量车内陈设,走出电梯的谢皖江就看见她这副鬼鬼祟祟的模样。

他皱眉走到女子身后,伸手去拍她的肩膀。

未等触及她的身体,车窗先映出他的身影,初依被他的突然出现吓到,豁然转身,与他四目相对。

男人身材颀长,与她面对面站在一起压迫感扑面而来,偏他眉眼生得好看,眉骨突出显得眼眸格外深邃。

她好像失足跌进星河宇宙,脑袋里空白一片,一时哑然,不知道该说什么做开场白。

谢皖江的视线从她的脸上缓慢掠过,冷道:“看什么呢?”

初依如梦初醒,面无表情接受他的审视,口吻镇定:“没什么,是我搞错了。”

她绕开谢皖江就想走,谁知男人在与她擦肩的瞬间扼住她的手腕,将她按在了车前盖上。

初依毫无防备,他的力气很大,她没有还手之力,被迫坐在引擎盖上,仰头直视男人迫近的脸。

谢皖江轻晒:“想走?”

前几天写字楼的物业刚向各个公司发出通知,提醒有不法分子潜入车库盗窃,他看眼前这个女人很有问题。

他掏出手机,拨通号码:“喂,是物业办公室吗?”

初依意识不好,伸手就要去捂他的嘴。

奈何男人实在高大,稍一挺身让她落空,情急之下她一眼瞧见他系在领间的领带,什么也来不及想,一把扯过,却因动作太过突兀,致使谢皖江脚下踉跄,重心不稳,整个人俯冲砸向她,把她压倒在车前盖上,嘴唇好巧不巧碰到了她的唇。

她忽然被这个吻击中,除了疼再感受不到其他,可是身体总是最诚实,顷刻间她强装出来的冷若冰霜荡然无存,脸颊迅速飞起两团红晕。

这不是她第一次接吻。

五年前在拉斯维加斯,曾有一个男人掠去她的初吻,时至今日她还记得,他在异国人来人往的机场对她说:“希望我们还有再遇见的一天。”

可是世事难预料,偶然邂逅的故事最终以失散人海收尾。

初依的眸光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冷漠,她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。

谢皖江也从这场意外纠缠中回过神来,上一秒还趾高气昂的人忽然就变得很被动。

他并非有意冒犯眼前人,可是话到嘴边的歉意又被他吞了回去——分明是她先扯他的领带使他失去重心,他还觉得自己被占了便宜,凭什么给她道歉?

电话早就在方才的混乱中被他无意挂断。

他的脸色很难看,用指腹擦了擦嘴唇,同时睨了她一眼,发现她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,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“别这么看我。”他手指地库四周的摄像头,“这里都是监控,你别想碰瓷。”

初依皱了皱眉,这人想什么呢?

谢皖江看她沉默,觉得自己摊上了一个麻烦,索性打开手机支付软件:“行,算我倒霉,说吧,多少钱?”

“嗯?”她有些懵。

谢皖江心想,她还挺会装蒜。

呵,都是套路。

他约了人,时间宝贵,懒得和眼前这个奇怪的女人扯皮,索性打开汽车锁控,钻进车厢,从中控台存放纸币的地方拿出几张,径自走到她面前,握住她的手腕,把钱塞给她。

“好了,我们和平解决,你可以从我的眼前消失了。”

“……?”初依看了眼被他塞到手里的粉色人民币,这才意识到是他误会了。

可是他已经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,等她追到车窗想和他说清楚,他只淡淡瞥了她一眼,扬长而去。

她怅然若失地站在原地,忽然觉得这样的重逢有些好笑。

他必然已经不记得她了,她却还对他心存幻想。

摩托车疾驰在下班高峰期的马路上。

初依像一道闪电,急速穿过江城的街道,改装过的发动机因为配件老化响起巨大的轰鸣,十分惹人注目。

手机响了几遍她都没有听见,直到街口亮起红灯,她察觉到口袋里的振动。

屏幕上显示着“承轩哥”的备注,接听后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“初依,你怎么才接电话?你妹妹病情恶化,魏医生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不接。他已经进手术室了,你快点来医院一趟。”

挂了电话,交通灯跳转为绿色。

初依旋动车把,再次成为晚高峰水泄不通街道上惹人艳羡的风景。

秋风凛冽,因为有头盔作挡,削弱了寒风的萧瑟。她把车停在康平医院楼下停车场,一路飞奔,赶去住院部。

她急于知道初巧的病情,迎面看见护士就急不可耐地抓住了对方的手。

康平医院是江城最大的私人医院,初巧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年,医院里的人几乎都认得她们姐妹。

护士说:“手术还在进行,你放心,有魏医生在,不会有事的。”

闻言,她的一颗心稍稍放下来。

她走到手术室门口,坐在座椅上心事忡忡地等。

一直等到天黑,妹妹还没出来。

与此同时,手术室内,身穿手术服的魏承轩已经汗流浃背。

确诊骨癌后存活期超过五年已经是一个奇迹,一年前初巧近乎康复出院,可惜一个月后病情复发并伴随检查出肺源性心脏病,他作为主治医生只能竭尽全力和她一起与病魔斗争。

魏承轩目不转睛地盯着切口,手术刀在他手里发出森冷的寒光,他身边的护士也都投入十二分专注。

不知道这场手术进行了多久,直到护士把初巧送回病房他的神经才彻底放松。

脱下身上的手术服,换回日常白大褂,他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,抬头便看见镜中男人熬红的双眼。

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把初巧从鬼门关里拉回来了,只要她还有继续活下去的概率他就绝不会放弃。

这份强烈的责任感不仅因为他身为医生的职责,更重要的是,她是初依的妹妹。

手术结束近午夜,魏承轩拎着外卖推门走进病房,初依已经快趴在床边睡着了,闻到空气中浓郁的饭香她才恢复一丝清明。

魏承轩朝她招手,小声说:“巧巧还有几个小时才会醒,饿了没有,来我办公室一起吃?”

初依看了一眼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妹妹,有些不放心。

魏承轩又说:“我让护士过来帮忙盯一会。”

有他这句话,她才起身和他一起去了办公室。

魏承轩点了两份米线,知道初依嗜辣如命,特地给她的那份备注了多加辣椒。

她确实饿了,狼吞虎咽把米线吃得干净。

魏承轩看她这副吃相,再看她接近寸头般的短发,忍不住说:“你说你现在,哪有女孩的样子。”

“那不是更好?”她拿起手机,把屏幕当镜子照,“你不知道,望海潮那种地方人太多太杂,我打扮得中性一点反而安全。”

望海潮这名字听起来像是酒楼,但其实是江城本地人尽皆知的高级娱乐会所,就开在最繁华的商区,一天24小时客人往来不断,门店修葺得也格外雍容气派。

大家都好奇其中景象,无奈它实行会员制,接待的客人都是达官显贵,非普通人可以入内。

初依姐妹俩父亲早逝,母亲改嫁出国,听说改嫁后的婆家是名门望族,忌讳她以前生过两个女儿,一直对她颇有成见,她为了在大家族里争得一席之地,起初还给两个女儿寄些钱回来,后来怀了儿子就杳无音讯了。

失去父母以后,姐妹俩就住在父亲留下的老房子,靠几位叔叔姑姑的救济生活。

到了高中,初依谎报了真实年龄,每周末去小饭馆打工,用赚来的钱供巧巧和自己念书,本以为等她考上大学一切都会好,没想到读到大三初巧被诊断出骨癌。

她四处奔走为妹妹筹钱,无法兼顾学业,最终只好放弃念书,从建筑系肄业退学。

亲戚们的救济实在杯水车薪,后来她辗转被人介绍到了望海潮,一开始是服务员,后来是调酒师,最缺钱的一段时间她还陪过酒,每个晚上都不少赚。

只是长此以往她发现客人总是动手动脚,她索性把一头长发剪了,换了一身中性装扮做起了代驾,为此她还特地去考了驾照。

这个职位接待的客人通常都醉得人事不知,把客人送到家以后给的小费也高到离谱,正常做三休一,时间也宽裕。

只是魏承轩一直以来对她的职业颇有微词。

听她提起望海潮,他的脸色倏地就黑了下来:“要我说你不如辞职找个正经工作,我记得你以前的梦想不是建筑设计吗,不考虑转行做自己喜欢的事?”

“你也说是梦想了,做做梦就行了,我呢,还是现实一点,工作再正经哪有望海潮的油水捞得多,巧巧这病你又不是不知道,太费钱。”

初依吃完,背靠座椅,心满意足地摸了摸肚子。

她笑嘻嘻说:“谢谢承轩哥款待。”

魏承轩知道她这是有意转移话题,干脆放下筷子,盯住她的眼睛,郑重其事道:“如果缺钱你随时找我。”

初依自知逃不过,只好直视问题,收敛笑意:“我不想再麻烦你了。”

她和魏承轩是高中校友,她念高一时,他已经读高三了,因为各自在班里担任班长经常能在开会的场合遇见,长此以往也就认识了。

高一下学期,她申请了学校的贫困补助,每个学期名额有限,她递交的申请材料分明齐全却没有被选中,反而被年级另一个家庭优渥的女生拿到了资格,当时她还是一朵脆弱的小白花,为了这么点事就躲在学校的小花园里哭,被魏承轩看见,得知原委,结果第二天班主任就通知她是学校弄错了,贫困补助的资格应该是她的。

后来她才知道,学校设立的贫困补助由魏承轩的父亲捐助。

据说他父亲是个了不起的生意人,他高考填报志愿也应当学个酒店管理之类的,可他不顾父亲反对,报了医学院,如今已是可以主刀的医生了。

五年前巧巧生病,她到处筹钱,肄业的事传遍学校,同学都觉得她不能继续读书实在可惜,在学校的组织下自愿捐款。

这事被魏承轩知道,他出手慷慨,垫付了巧巧的第一笔手术费。

康平医院是江城最好的私人医院,费用高昂,即便如此仍然一床难求,也是多亏了魏承轩的人脉才让巧巧有了这么好的医疗条件。

初依自知这么多年欠他良多,不愿再欠下去了。

她说:“你也要生活,我不想给你添麻烦,而且你帮得了一时,帮不了一世,能帮我们这么多我已经很感谢了。”

魏承轩语塞,沉吟半晌,眸光幽深地注视着她,掷地有声地反问:“谁说我不能帮你和巧巧一辈子?”

他的语气非常认真,不像在开玩笑,初依有刹那愣怔。

她似乎猜出他还有话没说完,迅速抢在魏承轩开口前打断他。

“你知道吗,谢皖江回国了,我已经去找过他了。”

小说《念念成婚》 第1章 她可以喜欢别人 试读结束。

关键字: [db:标签]
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1-21 14:33:11
  • 作者:林蓠
    小说名:念念成婚